桃花扇

起名废不存在标题

ooc 笔力有限抓不住人设 幼儿园文笔

(伪)温柔交际花王子嘎×天真不谙世事人鱼龙(AU)

嘎龙 嘎龙 嘎龙 重要的事说三遍

灵感来源于第七期

郑云龙是整片海洋里最特别的一条人鱼,因为整片大海里找不到第二条尾巴比他绚丽的人鱼,更迷人的是他的一头黑发,漆黑如墨的发色在海里是很少见的,因为这是黑夜的颜色,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鱼会喜欢纯黑,就像没有人鱼会主动选择潜往深海一样。

郑云龙有个不为人(鱼)知的小秘密,他喜欢在日出之前悄悄浮上海面,注视太阳挣脱地平线的过程,日出带给他温暖,像极了他靠近那个人时的感觉。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他和他之间的距离没有那么遥远。是的,他,不是她,这也算是郑云龙的另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吧。

说起来,他们的相遇很狗血,就像童话里说的那样,英俊高大的王子遇上了风暴,美丽善良的人鱼对王子一见钟情顺便救了王子一命,只不过故事里的人鱼并不是人鱼公主,海底也没有海巫。虽然对人鱼来说男女并不重要,因为巨大的生存压力,男性人鱼一样具有生育能力,只不过取决于人鱼本身的意愿而已。郑云龙从来没有了解过岸上的世界,所以他惶恐,他害怕,他没有那个勇气去寻找那位被他救起的王子。他从别的人鱼口中了解到的岸上的人类都是贪婪的,他们贪恋财宝,更垂涎人鱼的美色和眼泪,被人类抓到的人鱼大多命运凄惨,不是被迫整日哭泣,就是被送给各种王公贵族折磨致死,他害怕,害怕自己也会被这么折磨。

不过,他想,他救的那位王子看起来很温柔,应该是不会这么残酷的对吧。

人鱼族有个古老的传统,每条人鱼都会举行一次洗礼,简单来说就是一场成人(鱼)礼,标志着人鱼的成年,成年人鱼可以化出双腿,只是双腿不太稳定,不能长时间离开自己的护心鳞,护心鳞会在人鱼成年之后从心口脱落,护心鳞形态并不一定,可以随人鱼意愿改变形态。护心鳞和生育能力一样,也是人鱼族的一个秘密。郑云龙的成人礼就快到了,他打算成人礼结束之后就去岸上找王子。

阿云嘎是帝国的年龄最小的王子,他高大英俊、风度翩翩,极富军事才能的他同时也是帝国的大将军,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吸引了王都里不少高门贵女,不过,他从来都是温和有礼,进退有度,不留给别人一点遐想空间。这是他从小在挫折中琢磨出的处事之道,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如狼似虎的兄弟们之中生存下来,才能保证他不会被残酷的宫廷斗争吞噬。

“晰哥,这次出征多亏我运气好,不然你可就见不到你最看好的继承人了。”年轻的王子笑着对公爵说,公爵皱了皱眉:“尊敬的王子殿下,我想您应该不需要我再提醒您注意礼仪了吧,我相信您也不希望陛下知道您如此失礼的一面吧。”“哎,晰哥,别装了,这别墅里可只有我们的人,还有,我并不觉得,以我目前的势力和呼声,那个老不死的会舍得把我换成他那几个不成才的草包儿子。”年轻的王子脸上挂着轻蔑的笑,“难得这么一个微风不燥,阳光正好的天气,老头子和他那个所谓的王储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我遇到那么大的风浪都安然无恙吧,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商量怎么分割我的势力。晰哥,这个局,我的部分我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了。”王子用手撑住阳台栏杆——会是人鱼救了自己么?我素未谋面的,我最亲爱的母亲的同族?说起来,直到母亲被那个人处死之前他都没有见过母亲真正的样子呢。

公爵内心复杂,他看着眼前这个小王子从最初的单纯善良变成现在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合格的领导者,可是谁都没有资格来指责他的残忍,因为他只有这样披上荆棘的外衣,才能熬过处处受人排挤的那段艰难岁月。“虽然我对你很有信心,但是,阿云嘎,你要记住,你母亲走之前把你托付与我,为的不是要你报仇,是让你好好活下去,无论如何,我会一直和你站在一边,试探的话还是免了吧,这个世上,除了你母亲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过几天就能知道结果了。”公爵拍了拍王子的肩头,曾经瘦弱得像个纸片人的小男孩,如今已长得比他还要高了。

公爵离开以后,王子自嘲地笑了笑,果然还是被发现了,自己的不安和自卑促使自己做出了这么粗浅的试探,不过涉及生存的问题还是得重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纠结了,呵。

母亲,我想你了,我想再听你唱一次摇篮曲哄我睡觉,我想再吃一颗你给我的糖......母亲,嘎子,想你了......

阿云嘎有个习惯,每次想母亲了就跑到海边,对着大海倾诉自己的思念,海浪击打岸边岩石的声音涤荡着他的思念。阿云嘎不知道的是,他左前方的那块巨大的礁石底下藏着一个巨大的蚌壳,蚌壳在深沉的海底像有生命一样慢慢开阖,每次翕动都会泄露出一点细碎的蓝绿色荧光,像满天星晖垂落海底,给这片寂静的领域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郑云龙的成年礼如期到来,在成年礼前一个月,照例他需要将血按在人鱼石上进行所谓血脉纯度验证,以此作为标准衡量他成人礼的规格。出乎所有人鱼的意料,在郑云龙的血按到人鱼石上之前人鱼石突然漂浮起来,主动去触碰郑云龙指尖的血液,而后人鱼石越变越小,直到变成透明薄膜一般的水珠,径直融入到他眼瞳之中。

人鱼族大长老见此情形,老泪纵横,人鱼族等了千百年的希望,安全重回故乡的希望终于,出现了。

郑云龙已经在蚌壳里睡了一个月了。血脉认证结束后他就被长老们带到这个蚌壳旁,长老们告诉他他只需要在这个蚌壳里沉睡到护心鳞自然脱落就好了。那天他正在酣眠,突然听见一个模糊的喊声,那声音里充斥了无奈和心酸,更甚之是愤怒和挣扎,一声一声,拍打在他的心上,掀起万丈波澜。按理说,他的位置是无法听到岸上的任何声音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受到了那个男人深切的思恋和痛苦,但郑云龙没有多想,继续他的沉睡,他的成人礼,就要结束了。

“殿下,这是藏书楼里所有和人鱼有关的记载了,当年遗留的大多数皇后的笔记都已经被...烧毁,对不起殿下,属下没能帮到您。”高大的骑士躬身行礼,谦卑地说道。阿云嘎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你尽力了,下去吧。”当天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好像看到了蓝绿色带鳞片的类似鱼尾的东西,阿云嘎的直觉告诉他那是条人鱼,而且绝不会是一条普通人鱼。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也因此他无数次死里逃生。母亲留下的笔记里说,人鱼中最少见的就是蓝绿色的尾巴,拥有这种尾巴的人鱼的人鱼泪具有神秘的力量,它可以实现持有者的任意一个愿望,前提是那条人鱼愿意。可笔记中并未提到该如何获取人鱼的人鱼泪,苍茫大海中,逐渐失去踪影的人鱼一族本就数量稀少,因为普通人的贪婪,人鱼族百年之前就已经告别故乡去往未知的地方,阿云嘎就算再渴望实现那一个愿望也只能放弃这个有些疯狂的想法。妈妈,难道我真的没有办法再见到你了吗?